佛茶世界
心净则国土净
佛茶世界
你的位置:首页 > 佛茶世界

佛天雨露 罗汉供茶

2018-6-22 11:33:06

暂无图片。

详细介绍

山泉飞出白云寒,
来献灵芽秉烛看。
 俄顷有花过数百,
三瓯如吸玉腴干。

                                    


        天台山石梁飞瀑之畔,历史上曾有上中下三个方广寺,1976年上方广寺毁于火,现留中下二个方广寺。据传,东晋兴宁年间(323年——365年),昙猷法师初至天台山,一日走过石梁桥到西端的蒸饼峰上插香礼拜,忽然之间,蒸饼峰成了华丽的殿宇,五百罗汉在其中嬉戏漫游,邀请其共饮同食。《西域记》载:“佛言震旦天台山方广圣寺,五百大罗汉居焉”,使天台山罗汉道场的地位更加显赫,与普陀山(观音菩萨道场)、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峨眉山(普贤菩萨道场)、九华山(地藏王菩萨道场)并称五大佛教名山。在晚唐,许多信士都在这里住宿烧香,供奉罗汉,五代吴越王钱镠下旨在寺院里供奉五百罗汉铜像并开设规模宏大的斋会;此外,钱俶、宋太宗、宋仁宗等都有敕令在天台山石梁方广寺或万年寺为五百罗汉造像供奉,使天台山罗汉道场和罗汉文化得到进一步发展和普及。后来,石梁方广寺为供奉五百罗汉,还衍生出了闻名中外的茶道艺术——罗汉供茶。
        宋《赤城志》有:“石桥供茗必有乳花效应”之记载,明《天台山方外志》及清《天台山全志》均记载:南宋景定二年(1261),天台籍宰相贾似道捐资5万,命僧妙弘建石梁昙华亭,落成之际,以茶供奉五百罗汉,茶杯中现出一异花,中有“大士应供”四字。贾似道即以“昙华(花)”命名此亭。然而,最早详细记载天台山石梁方广寺“罗汉供茶”事迹的则是北宋时期的日本僧人成寻。
        成寻(1011年——1081年),日本天台宗高僧,宋熙宁五年(1072年)来到中国,于五月抵达天台山,参拜天台宗祖庭,瞻礼罗汉道场。在其所著的《参天台五台山记》中记载:“十九日辰时,参石桥以茶供罗汉。五百一十六杯以铃杵真言供奉。知事僧惊来告:茶八叶莲花纹,五百余杯有花纹。知事僧合掌礼拜。小僧实知罗汉出现,受大师供茶,现灵瑞也者。”其后,台州知州葛闳闻此灵异,带着众多地方官员来天台山石梁罗汉阁,煎茶供奉罗汉,俄顷见“有茶花数百瓯,或六出、或五出,而金丝徘徊覆面。三尊尽干,皆有饮痕。”灵瑞再现。
        南宋宝庆元年(1225年),日本僧人道元登天台山求法,回国时将“罗汉供茶”仪式移植到日本永平寺。日本宝治三年(1249年)正月一日,道元在永平寺以茶供奉十六罗汉,茶杯中均现瑞华,举国轰动、名噪一时。为此,道元亲撰《罗汉供奉式文》一文,文中写道:“现瑞华之例仅大宋国台州天台山石梁而已,今日本山数现瑞华,实是大吉祥也。”经成寻、葛闳、道元等人的宣扬,朝野上下,一片轰动,石梁“罗汉供茶”名扬中外,宋苏轼、罗适、贺允中、王亚夫、宋之瑞等均有诗题咏。
 实际上,石梁“罗汉供茶”,是寺院僧人以茶供佛与宋代流行的“点茶法”的巧妙结合。
 宋代流行的茶叶虽然还是与唐代一样的蒸青团茶,但在饮用方法上已不是唐代的煮饮,而是用开水泡饮,但同现在泡饮又大不相同,称为点茶。点茶的基本程序是:炙茶——用茶饼在火炉上烘烤干燥;碾(磨)茶——用碾子(或石磨)将茶饼碾(磨)成茶末;罗茶——用竹筛筛茶;候汤——烧开水;煨盏——温杯;调膏——将筛过的茶末放入茶盏,冲入少量的开水,将其调成膏状;击拂——在膏状的基础上,继续冲入适量的开水(一般要冲3——4次),然后用竹制专用茶筅进行旋转击打拂动茶汤,使其产生沫勃浮在汤面上;分茶品饮——将经过击拂的茶汤分别注入茶盏品饮。在整个点茶过程中最为关键的是在于茶筅击拂的应用。宋代诗人陶谷在《茗录》一书中说:“茶至唐渐盛,近世有下汤运匕(匙),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就散灭,时人谓之‘茶百戏’”。石梁“罗汉供茶”正是这种“下汤运匕(匙),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的“茶百戏”点茶艺术在以茶供佛中巧妙运用。并达到了炉火纯青、可乱鬼神、世所罕见的地步。
        由于历史变迁,罗汉供茶这一天台山所特有的茶文化现象已经湮没了千余年,后人也只能从历史文献中窥其大略。为了挖掘、整理这项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1999年,天台县承办了第七届国际无我茶会,在石梁下方广寺再现了“罗汉供茶”的盛况。目前,台州旭日茶业有限公司与中国茶叶博物馆通力合作,按照宋代点茶法,开展“罗汉供茶”艺术研究开发,已略有端倪,相信不久的将来,天台山特有的“罗汉供茶”艺术将会再现在世人面前。
     “风声、水声、虫声、鸟声、梵呗声,总合三百六十击钟鼓声,无声不寂;月色、山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丈峰峦色,有色皆空。”趺坐在昙华亭里,品一杯用石梁水,华顶茶沏泡的茶,亭外的瀑声山色,亭内的缕缕茶香定会滤净你心中的烦恼,将你带入禅的意境。

图文:许廉明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