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茶世界
心净则国土净
佛茶世界
你的位置:首页 > 佛茶世界

峨眉山佛茶

2018-6-22 11:53:56

暂无图片。

详细介绍

据《峨嵋山志》载:「峨嵋山多药草,茶尤好,异於天下;今水寺后的绝顶处产一种茶,味初苦终甘,不减江南春采。

  此茶采自清明节前,白雪未尽,春芽初萌时,故名“峨眉雪芽”,唐时名“峨眉白芽”、“峨眉雪茗”。宋明以来,又有“雪香”、“清明香”等雅称。自古以来誉称峨眉名茶中的精品。早于公元7世纪中,即以中国十大名茶的显赫地位,著录于茶圣陆羽的《茶经》和李肇的《唐国史补》等古籍之中。“峨眉雪芽”盛产于峨眉山海拔800-1200米处,常年云雾空蒙的赤城峰、白岩峰、玉女峰、天池峰、竞月峰下和万年寺一带。冬寒未解,新芽却披着朝霞晚翠破雪而出。宛如慧眼微合,虽小芽一叶,细细观之确有得禅静之妙。春雨初霁,僧人口念弥陀,净心采摘。必用姆指和食指之尖,轻掐其芽,否则嫩芽蔫而不鳝,其茶色味顿然而逊。以山在年轻女尼所采之茶尤称妙品,她们既有一颗妙善的慈悲心,又有飞针走线、巧绣陀花雨的佛性;玉手纤纤,禅心净净,虔诚诵偈,采供佛前,这是任何茶乡、茗山无法相比的。唐代著名诗僧贾岛畅饮了“峨眉雪芽”之后,在《送朱休归剑南》诗中咏出了“新芽抽雪茗”的美誉。白居易是个饮茶大行家,他写了一首《谢李六郎中寄新蜀茶》,谢人送赠的四川新茶,说的是:「故情周匝向交亲,新茗分张及病身,纸一封书后信,绿芽十片火前春。汤添勺水煎?~眼,未下刀圭搅曲尘,不寄他人先寄我,应缘我是」收到包封的新蜀茶,白居易立即添水煮茶尝新,并写诗致谢友人,也不忘自?F是识茶之人,他尝到的,想是那时的峨嵋雪芽了。至明朝万历年间,峨眉山高僧无穷禅师不辞万里艰辛赴京面圣,携清明雪芽为供品,神宗偕慈圣太后品茗甚悦,御赐峨嵋茶园,僧众广种此茶。公元1174年,南宋著名诗人际陆游与峨眉山的别峰大师结成忘年之交。1181年的阳春三月,大师听说陆游调任崇州,深感“相见时难别也难”,虽方外之交也不免离情依依,便差寺里小僧送去刚从中峰寺后白岩峰下采摘焙制而成的“峨眉雪芽”,以为道别之仪。陆游高兴之余请来了两位茶道名士,取了丁东井的清泉,品茗于万景楼下的林樾中,吟出了他的百首茶诗中的佳作:“雪芽近自峨眉得,不减红囊顾渚春;置风炉清樾下,他年奇事记三人。”。至清康熙年间,圣主品此佳茗,命僧众年年逢清明必贡此茶,至此京华内外享誉此“第一山中第一禅茶”

  而今峨嵋山上,清明时节,白雪未尽,春芽初萌时,重现山中僧尼沐浴静心,口诵佛经轻捻新芽,延续1000多年的茶禅一味。承日月之精华,汲山木之灵气,蕴佛禅之慧心,得此佳茗。

  试想古寺老藤,煮茶对弈,夕阳苍松,栖霞晚风,何等清逸。“和以行之,敬以志;轻以居之,寂以养志,雪芽得之,佛近心已”

  一壶茗茶品禅味; 
  半榻茶烟养性灵。 
  峨眉山佛茶在发展中,从对茶的精神理念到具体的茶事活动,皆形成独特的文化归属。在佛门看来,峨眉山茶是佛之所赐,是随普贤菩萨驻锡峨眉山并以之作为弘法道场的法意,是降福于众佛弟子之馈赠。它具有却百疾、驱秽气、延年益寿疗效的同时,还具备了清心明目、智慧善根、禅悟一切人生的精神意向与菩提心向。“玉手纤纤,禅心净净,虔诚颂诵,采供佛前”。

峨眉雪芽:空灵俊逸 千古香茗

峨眉山文化是峨眉山世界文化遗产属性的核心,它涵盖了峨眉山有文字记载四千余年的文明发展史。峨眉山文化由峨眉山佛文化、峨眉派武术文化、峨眉山茶文化三大部分组成。

  千古香茗“峨眉雪芽”茶

  其中,峨眉山茶文化空灵俊逸,润浸于峨眉山佛文化与峨眉派武术文化,又渗融其中,三大文化相互渗透相融。毋以置疑,作为千古香茗“峨眉雪芽”的生态绿茶,则是峨眉山茶文化最具核心的代表。

  中国茶业界和世界茶业界有这样的论定:中国西南地区是世界野生古茶的发源地,川、滇(四川省、云南省)是世界野生古茶生长的中心地带,然而,茶业界在研究千古川滇茶马古道或者以“茶马古道”为题探究川、滇古茶的种植、加工、经营的历史中,却很少着墨“峨眉山茶文化”及它的具象“峨眉雪芽”;四川茶业研究在谈及川茶发展时,绝大落墨也是以古之“官茶”与商贾谋利为主的“茶贩”为题,绝少落墨“峨眉山茶文化”中最具生态魅力与养生功利的“峨眉雪芽”。故而,“峨眉山茶文化”博大精深的丰厚历史与内涵,仍然窖藏于仙山峨眉。

  而在历史的时空间,“峨眉雪芽”香茗处处留香,我们翻阅从隋唐至两宋和元、明、清诸朝历代的浩浩文献,上至京华,广及文人墨客,无不闻香织雪芽。

  唐代著名诗僧贾岛在《送朱休归剑南》一诗中哦吟道:“芽新抽雪茗”。是可见在唐代“峨眉雪芽”已名扬天下,贾岛没有来过峨眉山,但在京都长安品饮过仙山峨眉雪芽,当然也听说过“峨眉三月雪中采新茶”奇异景观故事。

茶场

  唐代学者李善在其所著的《昭明文选注》中记载:“峨山多药草,茶尤好,异于天下。今黑水寺后绝顶产茶,味佳而二年白一年绿,间出有常。不知地气所钟,何以互更”——这是历史文献中,有关峨眉山茶最古老最完整最形象的史记。

  宋代文豪苏东坡嗜饮“峨眉雪芽”且情有独钟。赋文《嘉木记》,又自造“东坡壶”终身相伴。

  南宋大诗人陆游经常自诩“江南老桑葶”,一生品饮江南诸多香茗,见识品饮“峨眉雪芽”后,喟叹赞誉:“雪芽近自峨眉得,不减红囊顾渚春”。后遂将哦吟“峨眉雪芽”佳诗纳入其《剑南诗稿》。

  更有历朝历代的道、佛两门的诗僧与道人留墨心迹:“风推万松吼,茶烹千古雪”——这是一幅何等场面的景观,寺外大雪飘飘,风动万松,寺内燃壶煮茶,香气四溢,暖适胃脘。动、静有致之间,点睛出了峨眉山茶文化的诗化场景,一幅让人暇想无边的“峨眉雪芽”香溢风雪图。

  道家们则探究峨眉山茶的养生与延年益寿;“青花捧盏,叩问峨眉鬼谷蒲公宝掌山樵千寿何物溢养岁同日月;五千草本,在佑仙山嘉木上承苍天福泽尽纳瑶草芬芳烘成雪芽”。鬼谷先生为公元前“逍遥派”人物,相传曾来峨眉山隐修;蒲公则是山中原住民采药郎,宝掌是中印度高僧,公元四世纪住锡峨眉山洪椿坪后,129岁无疾而终,山樵是山中高寿老叟,这些在千年以前生存条件与医学尚不发达的历史高寿叟者,何以“岁同日月”,是否终身品饮“峨眉雪芽”?虽然无法考究,但透过字里行间,“峨眉雪芽”显然同这些高寿人物有密切的关联。

更多图片